国画鉴赏丨人间四月天,藏在宋画中的最美春天

分享
    发表于:04月14日 16:14  浏览量: 3742  来源: 未知
摘要:宋画之美,美在简单、含蓄、轻柔的文艺态度。在困顿中浪漫,在缺憾中赞美。



艺术史学家高居翰在《图说中国绘画史》中赞叹宋画之美:


自然与艺术取得了完美平衡。


使用奇异的技巧,以达到恰到好处的绘画效果。


但是从不以奇技感人,一种古典的自制力掌握了整个表现,不容于滥情。


艺术好像平生第一次接触到了自然,以惊叹而敬畏的心情来回应自然。


宋画之美,美在简单、含蓄、轻柔的文艺态度。

在困顿中浪漫,在缺憾中赞美。


说起宋画,在许多人的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,莫过于北宋画家张择端的社会风俗画《清明上

国画鉴赏张择端的春天之旅《清明上河图》.jpg

△张择端的春天之旅《清明上河图》


整个中国绘画传统中,最独特最辉煌的成就应是山水画。而“中国山水画的巅峰在宋代”。


晚春四月,海棠花开,一起来感受宋代自然与艺术融合的奇妙美景~


 第一幕:初春 


国画鉴赏[北宋]黃居寀(傳)《梨花春燕图》2.jpg

▲[北宋]黃居寀(傳)《梨花春燕图》 


阵子•春景

[北宋]晏殊(991-1055)


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。日长飞絮轻。

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。疑怪昨宵春梦好,元是今朝门草赢。笑从双脸生。

国画鉴赏[北宋]徐熙《桃花黄鹂图》3.jpg

▲[北宋]徐熙《桃花黄鹂图》


好事近•春路雨添花
[北宋]秦观(1049-1100)

春路雨添花,花动一山春色。行到小溪深处,有黄鹂千百。
飞云当面化龙蛇,夭矫转空碧。醉卧古藤阴下,了不知南北。

国画鉴赏[南宋]毛益《柳燕图》4.jpg

▲[南宋]毛益《柳燕图》

更漏子·柳丝长

[北宋]晏几道 (1038-1110)


柳丝长,桃叶小。深院断无人到。红日淡,绿烟晴。流莺三两声。
雪香浓,檀晕少。枕上卧枝花好。春思重,晓妆迟。寻思残梦时。

国画鉴赏[南宋]张训礼《春山渔艇图》5.jpg


▲[南宋]张训礼《春山渔艇图》


安公子·弱柳丝千缕

[南宋]袁去华


弱柳丝千缕。嫩黄匀遍鸦啼处。寒入罗衣春尚浅,过一番风雨。问燕子来时,绿水桥边路。曾画楼、见个人人否。料静掩云窗,尘满哀弦危柱。

庾信愁如许。为谁都著眉端聚。独立东风弹泪眼,寄烟波东去。念永昼春闲,人倦如何度。闲傍枕、百啭黄鹂语。唤觉来厌厌,残照依然花坞。


 第二幕:仲春 


国画鉴赏[南宋]张训礼《春山渔艇图》6.jpg

▲[北宋]赵佶《花鸟图》


诉衷情·东风杨柳欲青青

[北宋]晏殊(991-1055)


东风杨柳欲青青。烟淡雨初晴。恼他香阁浓睡,撩乱有啼莺。

眉叶细,舞腰轻。宿妆成。一春芳意,三月如风,牵系人情。

国画鉴赏[北宋]赵昌《春山图》7.jpg

▲[北宋]赵昌《春山图》


玉楼春·春景


[北宋]宋祁(998-1061)


东城渐觉风光好。縠皱波纹迎客棹。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

浮生长恨欢娱少。肯爱千金轻一笑。为君持酒劝斜阳,且向花间留晚照。


国画鉴赏[南宋]佚名《西湖春晓图》8.jpg

▲[南宋]佚名《西湖春晓图》


采桑子·春深雨过西湖好

[北宋]欧阳修(1007-1072)



春深雨过西湖好,百卉争妍。蝶乱蜂喧。晴日催花暖欲然。

兰桡画舸悠悠去,疑是神仙。返照波间。水阔风高扬管弦。


国画鉴赏[南宋]佚名《桃花山鸟图》9.jpg


▲[南宋]佚名《桃花山鸟图》


淡黄柳·空城晓角

[南宋]姜夔 (1007-1072)


空城晓角,吹入垂杨陌。马上单衣寒恻恻。看尽鹅黄嫩绿,都是江南旧相识。
正岑寂,明朝又寒食。强携酒、小桥宅。怕梨花落尽成秋色。燕燕飞来,问春何在?唯有池塘自碧。



 第三幕:暮春 

国画鉴赏[北宋]赵昌《麻雀桃花图》10.jpg

▲[北宋]赵昌《麻雀桃花图》


天仙子·水调数声持酒听

[北宋]张先 (990-1078)


水调数声持酒听。午醉醒来愁未醒。送春春去几时回。临晚镜。伤流景。往事后期空记省。
沙上并禽池上暝。云破月来花弄影。重重帘幕密遮灯,风不定。人初静。明日落红应满径。

国画鉴赏[北宋]赵昌《麻雀桃花图》11.jpg

▲[北宋]赵佶《桃鸠图》


浣溪沙·一曲新词酒一杯

[北宋]晏殊(991-1055)


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。夕阳西下几时回?
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徘徊。


国画鉴赏[北宋]赵昌《麻雀桃花图》12.jpg

▲[南宋]林椿《海棠花鸟图》


临江仙·梦后楼台高锁


[北宋]晏几道(1038-1110)


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。去年春恨却来时。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记得小苹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。琵琶弦上说相思。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


国画鉴赏[北宋]赵昌《麻雀桃花图》13.jpg

▲[北宋]王詵《玉楼春思图》

青玉案·凌波不过横塘路

[北宋]贺铸(1052-1125)


凌波不过横塘路。但目送、芳尘去。锦瑟华年谁与度。月桥花院,琐窗朱户。只有春知处。

飞云冉冉蘅皋暮。彩笔新题断肠句。若问闲情都几许。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。梅子黄时雨。


国画鉴赏[北宋]王詵《玉楼春思图》14.jpg

▲[北宋]王詵《玉楼春思图》


虞美人·东风荡飏轻云缕

[南宋]陈亮(1143-1194)


东风荡飏轻云缕,时送潇潇雨。水边台榭燕新归,一点香泥,湿带落花飞。
海棠糁径铺香绣,依旧成春瘦。黄昏庭院柳啼鸦,记得那人,和月折梨花。


国画鉴赏[南宋]佚名《雀山茶图》15.jpg

▲[南宋]佚名《雀山茶图》


一剪梅·漠漠春阴酒半酣

[南宋]佚名



漠漠春阴酒半酣。风透春衫,雨透春衫。人家蚕事欲眠三。桑满筐篮,柘满筐篮。


先自离怀百不堪。樯燕呢喃,梁燕呢喃。篝灯强把锦书看。人在江南,心在江南。


人间四月天,宋画中的春天,一种声音始终在述说,那是生命在言说,宋人通过观察和刻画,透过绢布,将生命感极致释放。


面对它,我们似乎穿越千年,伸手便可触摸到画中弱小生命的温度。